慕湮眼见那封璃尽双鬓泛白,火龙禁剑眉长锁,火龙禁心底也不由叹了口气:虽然此人为人狠毒,行事不择手段,然而为国为民,大是大非面前,却是没有半点含糊。

说着,火龙禁细虾又将手电筒十分不友好的刺向周子瑞的眼睛。这样吧,火龙禁这事错在我,我不该违反你们的规定来这里夜钓。

老子百十万都拿得出来,火龙禁你看我们像是在乎你那三百块钱的人吗?你他妈的偷老子的鱼,给三百块钱就把我们打发了。老头恶狠狠的说:火龙禁大半夜跑这里来偷鱼,真他妈活腻歪了。这么一来,火龙禁武器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四十分钟之后,火龙禁一辆五菱面包停在了周子瑞身边。他又低头左右看看,火龙禁确定不会滑落任何东西,这才穿上米色的棉布衬衣,最后将冲锋衣穿在外边。

细虾讲完电话,火龙禁早已不耐烦了,他斜着眼冲周子瑞,目露凶光,什么意思?你眼瞎呀。

周子瑞将手伸进腰间,火龙禁试了试拔枪,不到一秒钟,他很满意。安娅拿出了一张类似于身份证的卡,火龙禁然后又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看见她右手缠着绷带以为她右手受伤了,于是把卡放到盒子上递给她。

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火龙禁面前站着两个人。进宿舍后,火龙禁三人都各自回房,没有交谈。

火龙禁人到齐了?严誉承问了一句。严总队长扫了一眼她的右手,火龙禁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