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人生没有彩排,只有现场直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爷,我鬼?鬼在哪?这是一个鸡冠鬼。

哈哈哈哈~~~~2013年9月21日星期五多云今天晚自习和几个闺蜜在班级后座悄悄聊年级里的八卦,是男人话题突然就聊到了我和苏汐。其他的叔叔阿姨随我们去体会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爷,我您看可好?几句话连消带打,眼镜男立马变得孤立无援,处境也是进退两难。

眼镜男坐在东道主旁边得吆五喝六的样子,是男人大有反客为主的意思。唔,爷,我大学的课程紧啊,所以忙着预*学的功课了,电脑啊手机啊就没时间关注了。刚要锤这混蛋几拳头,是男人苏汐地声音却幽幽传来: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不是刚才的一声声巨响,而是现在的一个抽泣一声哽咽。

和苏汐相处的时候可以很随意,爷,我可以放肆大胆的开他的各种玩笑,玩闹时从来没有见他生过气。真正见识到苏汐慵懒或是懒散的最高境界,是男人是在一次学校的突击火灾演习时。

黑色合气道道服随意的套在身上,爷,我背上背着一把长长红色刀鞘的*,清晨微暖的风带着花香拂过,松松的道服微微摆动,当真有几丝潇洒随性的意味。

而梦萦不再像最开始那样落落大方的和我说说笑笑,是男人时不时的会冒出在我看来很好看的绯红。临走的时候,爷,我言竹把北落挂在白间的牌子又交回了原主人的手上。

就我一个裁决?别逗了,是男人少爷身边那不也是一个裁决?再说了首座家的少爷怎么也比我这个被追杀了两年的裁决说话管用。昨天临走时又提醒了一遍,爷,我因此这骇然也只是持续了很短的一瞬而已。

但我想你应该也用不着,是男人反正除了我,这墨台就你一个裁决,这么多暗穴,够你用的了。既然上面已经认为这个人已经活了,爷,我那么也就没必要再占着死人的位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